400-400-400
互联网只充当着催化剂的作用
admin 2018-06-13

  汽车行业属于传统制造业,甚至是传统制造业的标杆,传统制造业就要销售产品,产品如果卖不动了,制造业就难以生存。对比中国和美国、日本人均汽车保有量之间的差异,中国的人均汽车保有量还有相当大的增长空间。因此,当前中国汽车行业生存发展的硬道理仍然是稳定产能,拉动消费,让用户持续增长。

  从长安汽车、长城汽车再到吉利汽车,三大自主品牌代表企业的发展来看,SUV与轿车同步发展的自主品牌更具备优势。但无论合资企业还是自主品牌,长安过多倚重SUV的发展,因此接下来,长安汽车管理层针对中国汽车发展趋势,调整产品结构尤为重要。

  无论是大搜车、易鑫、车好多还是优信,如果仔细观察这些电商平台的业务模式和融资历史,都不难发现其中的几个共同点,这些平台都是从二手车业务转向新车业务;主流投资方中都不乏美元基金;都已经获得融资数次;累计融资额都达到数亿美元。

  导读:在最近的十几年,中国汽车市场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汽车市场从卖方市场转变为买方市场,新政策和新技术推动行业洗牌,中国汽车市场也成为外资虎视眈眈的最重要的市场之一,流通领域及后市场、制造领域的美元资本大量涌入,2015年前后出现了大批后市场项目倒闭潮;2017年以后,美元资本在二手车电商、汽车金融、新车电商等细分领域的投资几近疯狂,加之新势力造车也成为风潮……为何美元资本如此青睐这些投资?人民币资本又能否扛起汽车产业升级的重任?

  随着竞争的白热化和汽车产品的电动化、智能化,汽车市场消费升级是铁打的事实,加之网约车平台崛起,汽车主机厂无法再淡定下去了。目前已经有多家汽车主机厂提出转型,由传统的制造商向出行服务商转变。汽车共享、分时租赁等也成为汽车主机厂探索业务的新视角。

  让消费者更有力量!由浙江在线、东方网、大众网、红网、华龙网、中国江西网、四川新闻网、中国江苏网八大省级新闻网站联袂推出的“3·15汽车主题服务日”暨2018年中国汽车消费指数发布会,也将正式开启。直击汽车行业热点事件内幕,曝光消费侵权行为,呼吁消费者合理合法维权!

  据公告显示,特维轮或其指定第三方,拟受让部分杨毫、杜红间接控制的精典汽车股份。在股份转让完成之后,特维轮或其指定第三方将认购精典汽车增发股份,各方将对定增方案、发行价格、发行数量等进一步协商。

  2011 年创立的触控笔品牌 Adonit 在展会上将发布新品,其中包括 75 寸的智能互动白板及触控笔套组。这和微软最近发布的 Surface Hub 2 很相像,都是将大屏幕推向办公室、会议室的一种尝试。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特维轮成立于2014年12月,为金固股份全资子公司,专业从事汽车后市场互联网业务。

  据外媒报道,特斯拉CEO埃隆·马斯克表示,公司计划在今年8月发布“9.0版”车载软件升级套件,为搭载Autopilot 2.0的旗下车型提供“完全自动驾驶功能”。尽管该软件升级套件将首次收录“完全自动驾驶功能”,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特斯拉车辆能够自动驾驶。马斯克在上周说道,特斯拉应在未来数月内发布增强版Autopilot的驶入/驶出匝道功能。增强版Autopilot套件的售价为5000美元,如需订购“完全自动驾驶功能”套件,用户需再支付3000美元。详见正文。[详细]

  据悉,绿驰汽车将在2019年6月投放首款紧凑级SUV产品,2019年11月投放首款4座微型车产品与中大型轿跑,2020年4月上市2座微型车,2020年9月上市紧凑级轿车,2021年2月上市小型SUV、5月上市大型SUV,2021年8月上市MPV

  前不久,商务部发布通知,已将制定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公司、典当行业务经营和监管规则职责划给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自此,融资租赁行业的“机构监管”时代正式终结,取而代之的是“行为监管”。几乎没有疑问的是,行业乱象让监管机构不得不适机出手。在近几年融资租赁的业务发展中,其金融的属性越来越强,在一些领域和环节中已经出现穿透监管的态势,近几年方兴未艾的汽车融资租赁也不例外。

  中国汽车市场自2011年开始出现拐点,增速放缓,之后一直以微增长为主。据2017年的公开数据显示,中国汽车年产能不低于6400万辆,2017年全国汽车产销分别完成2901.54万辆和2887.89万辆,这也意味着,国内车企汽车产能利用率还不到一半。无论是汽车产能还是人口数量,都决定了中国市场势必会成为世界第一大汽车市场,而中国汽车销量也已经连续九年居全球第一,但中国汽车的千人保有量却远低于几个汽车产销量大国。

  资本市场又见利好!QFII、RQFII资金汇出限制取消 千亿资金有望入市

  相比之下,人民币基金对国内的产业发展有着较为深刻的认识,投资风格也与美元基金不尽相同。人民币基金更青睐产业前端,如以主机厂为代表的海外收购、新技术研发和共享出行等。近几年凭借着收购沃尔沃在中资出海领域“一举成名”的吉利汽车通过并购式进化扛起了自主品牌的大旗,其“投资全球”的步伐从未止歇,随后的一系列并购也步步为营,2018年初,吉利控股集团成为世界汽车工业翘楚戴姆勒的最大股东。吉利控股集团也连续6年进入世界500强企业,成为中国汽车工业由大变强的优秀范例。

  但比起去年,本田展出了会跟着你走的摩托车,宝马包下最大的展台展示 BMW i 未来概念座舱。今年的 CES Asia 上,明显感觉到大车企们并没有拿出让人眼前一亮的产品。

  这些公司的每笔融资,都在为投资人讲述新的故事,用新模式和战略说服投资人。在这些并不容易成功的模式中,总有美元基金的坚持。无论是红杉资本,TPG,还是美国华平,老虎基金和HCapital等,其中不乏一些美元基金在几个平台之间的交叉投资。

  从这些基金的投资路径中我们看到,美元基金更青睐汽车流通与后市场领域,如各类电商以及和汽车金融相关的模式,这些投资大都集中在互联网领域并且和交易相关,鲜有涉足实体产业。

  在电动车正成为市场主流的情况下,燃料汽车因为添加燃料快,续航时间长依然是车企们研发的另一种可能性。

  野蛮式发展如同一柄双刃剑,数十亿美元的投资砸进中国的汽车电商和金融平台,使得这个行业从蓝海变成了红海,虽然换来了蓬勃发展的汽车融租产业,也加快了汽车行业的模式创新,但低门槛的准入规则也催生了无数的汽车金融行业乱象,导致收费混乱骗贷严重,互联网金融监管这一记重拳,正击中汽车消费金融这一风口。

  仅凭美元基金不约而同押宝中国的汽车电商就判断其对市场拥有准确的预知能力也许太早,真正意义上的汽车电商巨头并未出现,现在还没有谁能证明哪个模式可以真正跑通形成良性的业务闭环并拥有可持续的盈利能力。细数国内的互联网巨头,早已把百度甩在身后的阿里和腾讯,也不是被美元基金养大的。

  特斯拉将在8月提供9.0版升级包及“完全自动驾驶功能”套件 其股价微涨

  资本在市场的投资,通常都有其内在的逻辑。在互联网风起云涌的今天,美元基金的操纵者们希望复制在快消品领域的成功,在汽车新零售领域也烧出向阿里一样的颠覆性平台,但以往的成功经验似乎并没有奏效,到目前为止可以称之为成熟盈利模式的汽车电商平台很难找到,从新车到二手车,汽车电商可以说是一地鸡毛。一些公司更是陷入了“烧钱不一定能活,但不烧钱会死”的漩涡里面。

  对人民币基金来说,虽然互联网巨头的造就难以逾越,但庆幸的是,较早前美元基金一股独大的局面随着国内资本市场的蓬勃发展而转变。近几年国内的创业热度不断高涨,甚至达到了世界前列,国内支持创业的基金也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发展。据路透社报道,专注于中国的风投基金正在增加对中国本土科技公司和中国进一步开放的资本市场的投资。这些基金的筹资速度正创下五年来最快纪录,人民币基金正在崛起。

  那么,汽车主机厂转型出行服务这条路该怎么走?如果仅仅是以成为出行服务上游的供货商来作为主机厂未来品牌导向的话,奔驰和宝马又缘何合并各自旗下出行业务板块?

  从2017年开始,曾一度冷清下来的二手车电商投资热潮再度兴起,资本市场似乎对二手车电商市场格外钟情,巨额投资重新催生了这些电商平台的热情,各个平台之间的广告营销大战再次拉开。有数据显示,二手车电商2017年全年融资额超过200亿元,BAT、滴滴等巨头身影频现。超过100亿资金主要投入到广告大战、线下布局、业务拓展等方面。不同的是,一些电商平台调整了方向,开始讲起了新车故事。

  此前绿驰汽车已发布过两款纯电动概念车,均基于高端平台打造,分别是纯电动概念轿跑车——天王星和纯电动概念车——Venere。

  汽车产业的升级并不能简单理解为将产权汽车变成共享汽车,或者用汽车使用权交易替代产权交易。汽车行业已经从以往的以产品中心过渡到了以用户为中心,无论是主机厂还是经销商,归根结底还是要经营用户,为用户提供更多的延伸服务,提高用户连接的效率。在这其中,互联网只充当着催化剂的作用,而非颠覆者。

  导语:去年已经快办成车展的 CES Asia,今年来了更多做汽车技术的企业。(来源:好奇心日报)

  从产业资本的角度来看,资本需要帮助产业主体力量寻找到“向出行服务提供商转型”的有效方法和路径。《2017中国PE/VC行业白皮书》指出,中国的资产管理者们越来越注重投资的本质,注重基本面的分析和价值的投资,注重对于市场规律和市场情绪的理解,注重做长期有积累的事情。

  标签:汽车 新车 二手车电商 汽车市场 产权交易 汽车电商 汽车产业 人民币 资本

  依托金固股份在汽车行业30年的深厚背景,“汽车超人”加速实现供正应链重塑,与普利司通、德国马牌、邓禄普、倍耐力等建立合作伙伴关系。据悉,“汽车超人”欲推动与供应商之间实现云仓储、云平台的共享,希望通过互联网、供应链、汽车金融、保险等手段“赋能”线下门店,推动汽车后服务市场从传统零售向新零售模式的转型升级,降低门店供应链运营成本。

  资本方面,绿驰汽车的B轮融资协议也已签订,搭建红筹股权架构,引入2-3家战略投资者,融资金额20亿元-30亿元,所融资金将投入中部基地的建设与产品开发。据了解,绿驰汽车计划在2019年年内完成C轮融资目标60亿元-80亿元,2021年-2022年完成公司上市。

  而来自美国风险投资协会(NVCA)的消息显示,2017年美国风投融资增长却表现平平。报道称,此前只有美元基金的企业,目前正在推出他们的首支人民币基金,譬如光速中国、晨兴资本和纪源资本等。一些曾进行过美元和人民币融资的公司,眼下则向人民币基金倾斜。尽管希望每一笔投资都花在刀刃上,但对于眼下的汽车市场,人民币基金更应该学会的是一套完整的“投资哲学”,夺回行业投资话语权,保证汽车产业的健康发展。

  面向水下无人机市场的博雅工道则带来了 Flyer Pro 手持水下推进器,可以为潜水和游泳者带来更多温度、深度等水下参数监测。

  参考美国汽车市场的数据:从1968年开始,美国汽车年销量就已经在1000万辆以上,随着美国新车市场不断饱和,1981年新车销量出现下滑,二手车销量逐年上升,自 1990 年开始,美国二手车的年销量就稳定在 4000~4500 万之间,是新车销量的三倍左右。当美国的汽车保有量较低时,汽车以产权交易为主;当市场趋于稳定的时候,使用权交易的比重逐渐提高,二手车交易则是产权交易和使用权之间所产生的必不可少的环节,促成新旧交替,让整个产业形成闭环。因此,对比发展中的中国汽车市场来说,至少目前产权交易应该是最为主流的汽车交易形态。同时,汽车使用权交易消费将成为未来主流趋势。以汽车集团为代表的供给端探索正在快速发展,如吉利汽车、北汽集团都在网约车、共享汽车、无人驾驶等互联网汽车服务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回归到产业主体,在当前这个时代,主机厂和经销商应该学会适应这个复杂的交易环境,主机厂转型出行服务供应商,经销商应该怎样转变?以往厂、商之间是串联式网络,现在则为并联式,产权交易和使用权交易是并联;产权交易本身既有4S网络,又有多品牌综合卖场,同样是个并联;新车销售网络,二手车交易网络也是个并联。如何把营销服务和交易服务打通,新车交易服务和二手车交易服务打通,向全市场主体输出统一的价值管理方式,用金融的主线串起来,让这个链条上的经营主体各取所需的合理利润,保证整个产业链的良性运行,打造合理的汽车流通体系,这些值得行业深思。

  当前,美元基金正在参与中国的新车产权交易体系,试图用金融手段打破原有汽车市场生态,名义上是模式创新,但大量无序的使用权交易如果监管不力,不仅会引起市场乱象,而且在一定程度上会抑制新车的产权交易,降低主机厂和经销商与用户之间的连接度,无论是主机厂还是经销商都会非常被动。因此,平衡美元基金带来的业务层面的交易,在宏观层面保证市场的健康有序尤为必要。

  据2016年的公开数据显示,美国汽车千人保有量为800辆,德国为572辆,日本为591辆,中国仅为140辆。而全球平均千人保有量为158辆。其中日本的人口密度远大于中国,但汽车的千人保有量仍是中国的数倍。中国汽车市场从2011年开始销量增速放缓,2011~2017年的年均增速为7%,2017年的销量增长仅3%。这也意味着,在汽车人均保有量仍处在较低水平的时候,新车销量增长就已出现瓶颈。而部分主机厂仍然在扩充产能,加之新能源造车势力成批进入,人们不禁会问,这些车怎么卖?

  在2018日内瓦车展上,绿驰全新跑车Venere正式亮相,新车的LED前大灯视觉效果相当科幻,低矮的车头很有战斗范儿,此外,新车车身将大量使用碳纤维材质。

  “绿驰汽车产品定位在中高端市场,”丁哲向媒体表示,“绿驰将一次性规划中部基地、东部基地、北部基地三大基地,及意大利超级跑车定制中心,实现‘3+1’的基地规划布局,分阶段实施落地,满足绿驰汽车未来在不同发展阶段的产能需求。”

  据公开资料显示,精典汽于2003年在四川成都成立,该公司是集汽车美容、维修服务、保险销售代理等业务的汽车后市场综合服务提供商,系西南地区知名的汽车服务连锁品牌之一。截至2018年4月,其已建成自有直营门店49家、特许加盟店总计签约家数101家,以及环保现代化的独立钣喷中心、保险代理公司、二手车服务中心、汽车新零售中心等。

  从大搜车推出弹个车,到易鑫发布淘车,打造一站式购车平台,再到瓜子二手车直卖网升级车好多集团,推出毛豆新车网,优信二手车宣布推出“优信新车一成购”业务,这些二手车电商平台一改往日的风格,纷纷入局新车业务。汽车“以租代购”成为典型的创新模式,这也使得汽车融资租赁公司近两年发展势头迅猛。这对于汽车电商市场来说无疑是热闹非凡。而借助互联网寻求逆袭的二手车电商们不但成功吸引了资本的关注,而且还影响了国内汽车市场的结构。

  作为东风的“老将”,大学毕业之后,刘卫东就一直在东风任职,时间长达30年。调任兵装集团后,在高管团队中,刘卫东在年龄上更具优势,为兵装集团未来的管理提供了后继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