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400-400
【转】怪盗的禁忌之恋(长 已完结
admin 2018-03-01

  “啊—谁能告诉我怪盗基德的预告函是神马意思?”某年某月某时,毛利侦探事务所里传出一阵惊天动地疑似于疯子发癫时的吼声。

  毛利兰一脚踢在床头柜,只见那个平常摔了很多次都十分坚强地没有坏的床头柜,“咔”的一声,碎了一地。柯南的心,也跟着碎掉了…【麻麻我怕!】

  而这个吼声的来源嘛,不说自明,便是我们“大名鼎鼎”的色【河蟹】狼老顽童“茅厕小五郎”先森。他今天刚刚收到了怪盗基德的预告函,正在思索之中。

  ——————————————————————————————————————————偶是可爱的到达地点的分割线————————————————————————————————————————

  “这个白衣小偷怎么回事,吃多了还是怎么的【快斗:“啊啾!有人骂我还是有人想我啦?该不会是小侦探吧?”】,好好地出什么预告函嘛!”毛利大叔想不出来,便不顾形象地跺脚,一边破口大骂。

  如果现在有客人来到毛利侦探事务所,就会看到毛利大叔像抽风了一样,青筋突出,额头上爬上无数个,呃,该怎么说呢,只能说是十字路口与黑线的结合体。

  影片讲得是未来的人类世界数颗卫星却突现出现故障,原本应该保护地球的卫星系统开始攻击地球,香港地陷、东京冰雹、孟买龙卷风、巴西冰封、迪拜海啸等各种极端天气突然袭来,人类的命运危险了。

  “毛利叔叔,小兰姐姐,我回来了!”超级甜腻的童音,伴随着开门的声音,我们的“”柯南“小喷油”走了进来。

  “柯南你回来啦。”一直被无良的作者54的毛利兰童鞋从厨房里探出头来:“今天有你喜欢吃的菜哦!”

  “谢谢小兰姐姐!”柯南没有忘记现在他是一个小正太,于是用嗲死人不偿命的声音答应到。

  “小鬼头,快去做你的作业去。”毛利大叔埋头苦想预告函,冷不丁的对柯南说。

  “好!……啊,叔叔你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柯南无意间瞅到了毛利大叔手里的预告函,于是毫不怕死的跳上桌子夺了过来。

  “当天秤座女神初次降临于大地之时,我将带走她因伤心落下的晶莹眼泪……哎呦!好痛耶!叔叔你干什么?”柯南仔细研读了没几秒钟,就被毛利大叔打了个大包在头上。

  “老爸!对柯南态度好点!”毛利兰听到客厅里的争吵,手中捏着的炒勺也紧了一些。

  “(⊙o⊙)…好滴好滴……”毛利大叔头上冒出无数冷汗,害怕自己的女儿会一脚把他送上西天。

  “天秤座…女神…山樱花…可恶完全没有头绪嘛!”柯南看着他记在笔记本上的预告函,万分不爽地挠着头。

  “现在插播2条新闻:第一条,现在是4月3日,本市近期气温反常,早开的山樱花将被气温影响而将在4月4日开放,请喜欢樱花的旅客明日到富士山赏樱。第二条,米花博物馆最新发现一枚叫“女神之泪”的宝石,据市场价值在25亿元以上,暂时被安排在女神馆中,播报完毕,谢谢!”一旁的电视机不知趣地插播新闻。

  “慢着…对了!”柯南头上冒出一个发光的电灯泡,开始快速地在笔记本上写道:

  当天秤座女神初次降临于大地之时,→天秤座是在9月23号开始的,记为晚上9点23分,因为怪盗基德只在晚上行窃。

  美丽粉嫩的山樱花开遍东京的各处,→4月4日山樱花开放,这里指怪盗基德在4月4日行窃。

  “算了,知道怪盗基德哪年哪月哪日偷哪颗宝石【好别扭…】就行啦,不管了。”柯南伸了伸懒腰,把笔记本丢到一旁。

  只有毛利大叔还在客厅里苦思幂想……唉,智商低的人伤不起啊!果然还是我家小柯最聪明……【快斗:“谁说小侦探是你的?”〖背后浮现出黑气〗某离:“我错了…啊—”某离被快斗踢上了天。话外音:一对父子正在看天空,只见小孩指着天空,大喊:“爸比,快看流星!”】

  柯南走出房间,对厨房里做饭的小兰说:“小兰姐姐!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好的!快点哦!很快就要吃饭了!”

  “目暮警河蟹官吗?我是工藤新一!”柯南利用变身器换成工藤新一的声音,给警河蟹察局打了一个电话。

  “哦,工藤老弟,是你啊!有事吗?”此乃目暮警河蟹官是也。

  “唉……”“中风”警河蟹官摇摇头,低下头看了一眼手表:“9点零12分。”随即转身对装甲部队喊道:“全体准备!一定不要让基德逃跑了!”

  这次,你逃不了了!所有人都确定不是基德易容出来的,全米花市最厉害的装甲部队也出动了。

  9点16分。让我们随着本记者小离的脚步把镜头转向柯南这一边。【不要问我为什么成了记者】

  “小鬼,你好没有礼貌哎!我只是过于激动了而已啊!”园子先是大叫,然后立刻换上了一副女色河蟹狼的表情:“基德快来把我这颗火辣辣的心偷走吧!”

  “嘭—!随着白雾在馆内展台边出现,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女士们,先生们,魔术开始!”

  “混河蟹蛋!”中森一抬头,发现一个白影从窗外飞走。

  “冷死了…小侦探怎么还不来…”在女神馆楼顶上,怪盗基德,也就是黑羽快斗,正在双手环胸地抱怨。

  “别着急嘛,你先说说怎么看出白影是个假人的,我记得风向明明对了。”快斗不慌不忙的说

  “当然,这是靠我这个眼镜。它可以调整聚光度、对比度、清晰度等等,一眼就看出那个是假人喽。”【好像打广告】

  “指的是—你的眼睛!我拿走喽!”快斗慢慢逼近,急的某童鞋赶紧摆弄手表:“唉?没针?!不好,昨天没有安新的!”完了…柯南绝望地闭上眼睛。

  “怪盗基德…你这个恋童癖!我可是男生哎!”柯南的脸上立马浮现出淡淡的红晕,咬着牙,挤出一句话。

  柯南惊奇地盯着突然放大的俊脸,唇上传来温暖湿热的触感,让他知道一切都是真的。【哇哦亲了亲了】

  倔强地咬紧牙关,不让异物侵入。快斗的眼眸暗淡下来,手重重地捏住了柯南的下颚。

  忽然的疼痛让柯南吃痛地张开了嘴,两唇之间的距离已经达到密不透风的胶着状况,带着一点讨好与霸道。

  路遥生前好友、作家航宇在微博指出:“最让人失望和无法理解的语言关,演员一会儿说‘我’,一会儿说‘额’,甚至城里上学的人说‘额’,而农村人又一口一口地说‘我’,唉!因为我是陕北人,因为我熟悉路遥的《平凡的世界》!”

  “你!”心中升起一丝羞耻感,柯南用尽力气把快斗推开,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摘下了快斗的单片眼镜。

  “既然你都看到了,那么,我们先再见喽…拜拜!”快斗变回扑克脸,张开滑翔翼“撒有拉拉”了。

  好吧,只留下柯南一脸无辜+奇怪的表情呆立在楼顶上,而他的一旁,静静地趴着一颗闪乳白色光辉的宝石与一张卡片:“

  “来啦—”柯南极不情愿地合上永远看不腻的《福尔摩斯探案录》,线BB;呢。

  走进客厅,好吧,怎么描述柯南现在的外表呢,就是下巴已经脱臼了,眼睛突出,不可置信与惊奇写满了他的脸。

  两个“小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还有一个人,一个他极其熟悉的人,没错,就是夺走他初吻的——黑羽快斗。

  “柯南?你怎么啦?对了,我介绍一下。”小兰说:“这个和我很像的姐姐呢,叫中森青子,是和我在网络上认识的,这个哥哥呢,是中森青子姐姐的青梅竹马,叫黑羽快斗噢。””说到青梅竹马的时候,小兰纤细的手抖动了一下,长长的睫毛上挂上了晶莹的泪花,很显然,她想到自己好久也不回来看她的青梅竹马—工藤新一了。

  “青子姐姐,快斗哥哥好!”柯南没有注意到小兰的异常,而是忍住想扑上去打黑羽快斗的冲动,换上一个极其勉强的笑脸说。

  快斗背后窜起层层怒火,他的小侦探的脸是能随便乱揉的吗?不过很可惜,其他人鸟都不鸟他一眼。

  “好了,小兰姐姐和青子姐姐去逛街,你和快斗哥哥一起玩吧!”小兰笑笑,漫不经心地对柯南说。

  “谁说的?我才不怕!我可是纯爷们儿!”这么说也不能毁坏了自己在小侦探心里的形象…不过快斗你确定你在柯南心里有形象?流氓形象,一定的。

  明明…欺负我的…是你吧?柯南半月眼。【就素就素快斗是你老公耶怎么会欺负你!】

  快斗看着柯南变化多端的表情,深邃地笑了。对于柯南来说,简直就像是…不要打我…像大妖怪…

  “哈哈,小侦探真可爱。”快斗满意地看着柯南微带惊恐的脸,摸了摸柯南柔软的头发,嗯嗯,不错,质感真好。

  另外,说到医学院学生作死,烂总觉得简单粗暴下三路的《活跳尸》系列还是很经典的。

  “喂喂!你不知道头发是一个美少年最好的代表么?”柯南不满地拍掉在自己头上胡作非为的手。

  “唉唉!你干什么!你再这样我就喊人了!”柯南的脸瞬间把彩虹的颜色过滤了一遍。

  “据我了解,今天那位毛利大叔不在家噢。”快斗似笑非笑地盯着柯南一会儿红一会儿绿的脸,他的小侦探真可爱。“不过,我不会对你怎样的哦!”

  “哼!上次的帐还没和你算呢!”柯南使劲擦着嫣红的唇瓣,直到唇瓣被擦出了点点血丝。

  “这几天天气炎热,你刚刚让我去凉快的地方呆着,分明是关心我嘛!”这娃,没救了…

  “真没见过你这么厚脸皮的!去死吧!”柯南怒火上身,把手里足足1000多页的《福尔摩斯探案录》扔到快斗脸上。

  这时,小兰和青子破门而入,就看到这么一幕:柯南拍拍手上的灰,一脸得意的表情。快斗一个金鸡独立的姿势定格在客厅里,脸上有一个红印,地上丢着一本《福尔摩斯探录》……

  “噗…哈哈哈哈哈!!!”青子与小兰憋笑憋到内伤,再也憋不住了,不约而同地大笑。

  成了奥斯卡影后的詹妮弗·劳伦斯在《街尾之宅》后,终于又演了恐怖片。导演达伦·阿伦诺夫斯基此前执导的《圆周率》、《黑天鹅》等影片中都有惊悚元素,到了《母亲》则直接把惊悚恐怖元素扶正。

  则柯南在一旁纳闷,为什么自看到那个自恋狂人和别的女孩子在一起会那么难过啊…”--

  “小兰姐姐!我们真的要去那啥,樱花祭么?”柯南一副“我擦这太幼稚了”的表情看着眼前的青春少女。

  “为什么…青子姐姐也要去…?!”柯南无力吐槽,那个女孩去了意味着某人也会去啊。

  “怎么…不愿意?”小兰一脸“我很温柔”的模样,其实藏在背后的手已经捏成了拳头,青筋暴起。

  “那你先回去啦!”小兰无语地递给毛利大叔一杯啤酒:“喏,今晚只能喝这瓶哦!”

  “突然发现…这对父女好欢乐…”N久没出现的男猪脚快斗两手提满了青子买的东西,汗颜。

  “快一点啊!”走远了的青子跑回来一手拉上柯南,一手拉上快斗开始狂奔ING。

  “哇啊啊啊啊啊————”现在路过的人可以看到一个漂亮的女生一手拉一个小孩一手拉一个男生在暴走中。

  “喂,我们迷路了。”望着挤挤攮攮的人群,柯南心里暗暗叫苦。【还不是快斗说要自己逛才把我从小兰和中森旁边拉开,结果就迷路了】

  “小侦探,你的愿望是什么?”快斗看着手里被切割成方形的桃花木,纹路细致,散发出特有的木料香,偏淡棕色,一时,提起毛笔的手竟然写不下去了。

  “好吧,那我自己写啦。”思考完毕,手里的毛笔流畅的写下:嘛,我希望小侦探态度对我好点。

  “不告诉你啦。”男生坏笑着,几片樱花的花瓣也随之落下,衬托出男生帅气的面孔。

  “小侦探,你脸红了。”“啊?”柯南才发现自己的脸有点烫,已经蒙上了一层淡淡的桃红色。

  明月发出淡淡的光芒,不亮,却十分皎洁。樱花还在开放,花枝上的木符被微风拍打着,发出清脆的声响。

  “放学啦—”一群小学生如潮水一般涌出帝丹小学,不一会儿,整个学校刹那无声。

  “当然喽!今天门卫叔叔请假回家探亲了,是个大好时机呢!找到宝石,我们少年侦探团名气会大增噢!”元太流着口水,脑海中浮现出自己的照片登在报纸头条上,一旁写着“少年侦探团发现紫色宝石”的场景。

  “喂,饿就回家了啊!快要天黑了!”柯南担忧地看了看天边一抹亮丽的夕阳。它已经染红了东方的天际,周围的事物都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

  “第五个和第六个,是来度假的夫妻,加岛黑蝶和加岛莱。加岛黑蝶28岁,职业是厨师,加岛莱30岁,职业是调酒师。两个人没有孩子。”

  “没错…我指使了她…那个青山,就是多年前抛下我和年幼的湛蓝子,也就是我所谓的老公!我恨他,跑去韩国整了容,开着旅馆等他,今天终于等到了!”蔚蓝子趁加岛黑蝶还没有说话,抢先夺下了话题:“我碰到了黑蝶,和我一样是因为家庭不和睦而吸毒的可怜人…我用毒品收买了她,她就心甘情愿地去了……”

  “好饿…好想吃鳗鱼饭…算了,我先吃一点东西吧。”元太显然已经受不了了,也蹲坐在一片草坪上,从包里掏出一条巧克力,美滋滋地大嚼起来。

  这么说的话,自己也饿了呢…柯南摸摸肚子,他中午吃便当的时候就没有吃饱啊。

  “好吃——唔,这个是什么…”元太往后坐了坐,肥胖的手往嫩绿的草芽里伸去,却明显地感觉到冰冷坚硬的质感。

  “嘛,小鬼倒是挺厉害的。”高大的中年男人推开了石门。他的脸上满是狰狞,没有往日的和蔼。

  “怎么会…主任明明那么温柔…”步美咬着手绢,她无法想象刚来几个星期的教导主任平时那么温柔可亲,一到这里就成了大坏蛋。

  “小朋友,不要只看人的外表噢。不过,我倒是想知道,你怎么看出来的!”福本猛地转过身去。

  “很简单,味道。”柯南一如既往地自信:“没有想到吧,在我捡起毒箭闻的时候,我闻到了一种古龙水的味道。那种味道挺特别的,还掺杂着柠檬草的香味哦。这让我想起了上个星期,步美问你的问题。”

  “哇塞~主任你撒了什么东西~好香噢~”步美在福本转身的时候闻到了一股奇特的香味:那是一种清新的味道,淡淡幽幽地环绕在鼻尖,里面还有一点柠檬草的香味,显得优雅清爽。

  “那是古龙水,我还在里面加了自制的柠檬草精油,香吧?全世界独此一种噢~”福本笑着摸了摸步美的头发。

  “嗯,你的侦探脑力不错。但是,你知道了我的秘密就给死!”福本从口袋;里抽出一支MINIGUN,对准了少年侦探团。

  恐怖影史上大名鼎鼎的德州电锯杀人狂也回归了,《人皮脸》又是一部前传。你也许会问这个系列不是出过《德州电锯杀人狂前传》了吗?

  “既然你们都要死了,告诉你也无妨。”福本潇洒地甩了甩头发:“几个星期前,我听说帝丹小学里曾前有过宝藏。我不顾一切地应聘了教导主任,终于在上个星期找到了这个密室。嘛,这里的财宝那么多,我本来是想慢慢用来买毒品偷渡到国外,然后再警〖河蟹〗方发觉之前逃离。不过,竟然被你们这群小鬼发现了密室!不得已,我一再阻止,还动用了几个星期前安装的毒箭,放了眼镜蛇,都被你们一一躲过了!该死的香水,当初放了柠檬草精油,竟然维持了这么长的香气!”福本握着枪的手指紧了紧:“好了,现在,你可以死了。”说着,手指就要扣下扳机。

  “我手里的这支录音笔,记录了你的供词。”伸出手,一支笔静静地躺在手心里。

  “小孩子乱跑,是要出事的噢。”一张“红桃5”擦过福本的手,福本因为手被麻痹而握不住手枪,手枪“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一般人都知道那是谁…扑克枪嘛…】

  “不要着急。我们利用排除法。如果把拥有充足不在场证明的望月栀子小姐、琉璃幻翼小姐、湛蓝子小姐还有原田井上大叔去掉的话,剩下的就是老板娘和加岛夫妻。他们的不在场证明不充足。”

  走在去便利店的路上,搓着手,真的很冷。进入冬天的日子里,独自一人住是一种折磨。

  “听兰小姐说你还没回家,受委托来学校找你,看到这个叫福本的男人鬼鬼祟祟地进了地道,就跟着来喽。”平常得跟说“嘿,你吃了么”的语气。

  “怎么会这样…”福本虚弱地跪了下来。一直认为自己才是身后黄雀,没想到,还有老鹰在后面伺机等待啊。

  答;MINIGUN翻译后是加特林机枪,是由美国人理查·乔登·加特林(Richard Jordan Gatling,一译格林,故此枪也被译作格林机枪,原名‘火神’) 在1860年代设计的手动型多管机关枪,是第一支实用化的机枪。文中被无良作者弄成了迷你枪。

  【此段是由我的理解编出来的】答;一个合格的侦探为了不让关键性物品沾上自己的指纹,在没有塑胶手套的情况下,就会以随身携带的手帕包住物品再进行观察,以免沾上自己的指纹。

  这密道里的好东西还不止一个。在另外的几个房间,水晶、翡翠、珊瑚、珍珠、玛瑙、皇家首饰多的不计其数。没有了危险,众人便威风凛凛地带着被捆起来的福本到处走。

  至于出口嘛,有好多个。随便走一个,出来都是在帝丹小学里。谁知道呢?外表平平凡凡的帝丹小学地下竟然有这么大的一个宝藏迷宫。

  这次快斗和少年侦探团混熟了,谁知道他这个童心未泯的大男孩会和机灵古怪的小鬼搞出些什么呢。

  本来快斗是想对宝石动手的,看看有木有潘多拉,结果他被柯南的白眼逼了回去。

  走出校园后,已经11点多了。路上行人寥寥无几。在警〈度受谷攻让你回家吃饭〉察局,福本乖乖自首。

  警〈度受谷攻让你脱光衣服床上等着〉方调查了帝丹小学的地下迷宫,发现,这是一个浩大工程,可能是在上个世纪建造的吧。

  “TMD!黑羽快斗就说了劳资不去!你在叫一声‘小侦探’我就送你一记麻醉针!”

  在烤派皮的时候可以制作派馅(淡奶油150ML,鸡蛋2个,蛋黄半个,糖粉80克,新鲜柠檬汁40ML,柠檬皮屑1小勺(5ML))。淡奶油、打散的鸡蛋、蛋黄、糖粉、柠檬汁、柠檬皮屑一起倒入大碗里。

  至于这番对话的来源嘛,是因为青子几天前买了2张蝴蝶草温泉的旅游劵,准备带中森大叔去度假放松几天,结果中森大叔不偏不倚地伤风了,青子只能留下来照顾中森大叔,旅游劵也没啥用处了,就送给快斗,让他自己找个人去。当然,我们的快斗君第一时间就找到了柯南,不过,柯南似乎不肯去啊。

  “我可是帮你和兰小姐说好了哎!假都请了,你不去,我就告诉兰小姐你的真实身份。”【因为原来快斗偷听过柯南打电话啊,很正常】

  “恶心,离我远点。”柯南双手环胸,把头偏向窗外。由于旅游车往高山一头行驶,海拔渐渐升高,气温已经慢慢变冷。雾给窗户蒙上一层白纱,外面的事物已经看不清了。

  “让你多穿一件衣服,你不肯,冷了吧。虽然是夏季,但是这里的气温可不比江古田低。”似乎有什么东西披上肩头,一股温暖气息传入身体。

  花海的浪漫、神话的唯美、所谓的美丽的邂逅、也许只是童话对世人遥远的诉说、终是一场梦幻、湮灭在别愁伤絮、也许、只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 。

  不得不说,温泉山庄的主人真的很会设计。一块透明玻璃呈半圆形,罩着一座小小的日式建筑。玻璃上开着天窗,不用担心里面的空气不足。在里面,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绿色植物,是因为玻璃的挡寒效果。正是这样,才能在如此高海拔的地方看到一抹绿色生机。

  推开玻璃罩上的红心木雕花拉门,引入眼帘的是被葡萄藤、爬藤蔷薇和金银花藤条覆盖的木屋;在院子里,供给客人休息的古典桌椅旁,种满了黄蔷薇、茯苓花,一看就知道常年被精心照料着,不管季节时差,都在争先恐后地开放,整个建筑弥漫着花朵的芬芳。

  “欢迎来到蝴蝶草温泉山庄!我是女主人星宫蔚蓝子!”一个长相秀气的妇女闻声而来,她可能不年轻了,眼角已经有了淡淡的、细密的鱼尾纹。不过,她那乌黑浓密的长发,丰满的身材仍然让人感觉她只有28岁左右。

  当蔚蓝子看到快斗的时候,她的脸微微红了一下。女人嘛,看到帅哥当然要花痴一下,虽然是个老女人。

  我们的当事人看到女士,也不免要展现绅士礼节:“美丽的小姐,只有这玫瑰花才配得上你。”还顺手变出一支玫瑰:玫瑰很鲜艳,红中泛白,呈胭脂色,像小女孩的脸,那么可爱。

  柯南则在一边吃干醋:哼,还真是老少通吃,这么个老女人都不放过,放什么动感光波!吡吡吡的。

  “啊,你们的房间号在520【吼吼吼我这是故意的】,请跟我来。”蔚蓝子接过旅游劵,看了看,满脸笑容地对快斗放电。

  柯南被ignore了半天,还在那里生气:放什么电啊,还有,中森大姐你偏偏买这张,什么520,谐音是“我爱你”哎拜托!竟然还是双人房!可恶啊啊啊!

  其实这个温泉山庄的服务很不错的,当然这个仅限于快斗的思维,在柯南眼里,也许就不是那么好了。

  优雅的房间,洁白的床铺,透亮的干净窗户,一应俱全的设备,柯南却感觉不是那么顺心。当那个女主人交代了温泉的位置就走了之后,柯南立马拿起一个枕头开始惨无人道的虐待。

  “嘁—小侦探,你怎么啦?”快斗一开始就发现柯南不对劲儿,难不成自己真的惹他生气了?

  “一边去!”柯南狠狠滴瞪了快斗一眼。干神马啊,像个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掉。

  “还好意思说,去死!”一个枕头毫不留情地落在快斗的乱发上,下一秒快斗便捂着头在地上直跺脚。

  “好啦,不开心的事情可以忘掉了,我们一起去泡温泉吧!”快斗甩甩头发,向柯南伸出了手,带着玩味的笑容。

  在冒着白色雾气的温泉旁,蝴蝶草围了一圈又一圈。嫩绿色的草芽,顶端有一点花瓣。淡粉、嫩黄、嫣紫、天蓝,及其像小巧的蝴蝶落在草尖上。一种独特的青草香味漂浮在空气中,与水蒸气混合在一起。

  这个闲情雅致估计只是柯南有吧。因为那啥,快斗,已经要控制不住把柯南压倒了。

  快斗心中想法:俗话说,美人当前,怎能不吃!【慢着,好像没有这句俗话来着】浪费了小侦探就没机会了嗷嗷嗷!还有啊,小侦探明明在诱惑你哈。

  这不是无依无据的说法,但是柯南毫无察觉。好吧,任何人看见都会喷鼻血的有木有!!!有木有!!!!

  黑色的碎发因为碰到了水,水滴从发尖掉落,平添一份抚媚;纤长的睫毛微微往上翘,冰蓝色的眸子里蒙上了一层水汽;肌肤凝滑如脂,经过水汽熏陶,已经有了嫩嫩的粉色。唔…不行,忍不住了嚯呀!

  恶魔:“绝对不行!小侦探明明在诱惑你!【这个真没有…】不吃你对得起你的去世的老爸么?你对得起你在外国的老妈吗?你对得起寺井管家么?你对得起看这篇《怪盗的禁忌之恋》的读者么?〖恶魔你太好了…〗

  天使:“那你对得起柯南么?你对得起青子么?你对得起红子吗?你对得起怪盗基德的广大粉丝们吗?你对得起看这篇《怪盗的禁忌之恋》的cj孩纸们吗?

  胡乱穿上衣服,狠狠滴训斥了一下自己脑袋里的猥不会和谐的琐想法【原来快斗你知道啊=_=】,某人大义凛然地往厨房走。

  “柠檬派。”原来察新一的资料时顺便看了一下嘛。【呜o_O快斗你的确是个居家好男人】

  ‖‖‖‖‖‖‖‖‖‖‖‖‖——我是没有名字的分割线——‖‖‖‖‖‖‖‖‖‖‖‖

  端着食盘,快斗仔细看了一下那位老板娘做的柠檬派:其实如果那个老板娘不是个老女人的话,那么她应该是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女生吧。

  当然,这个只是幻想。就是撒,要吃掉柯南真的很不容易,要不然,他那个麻醉针就会立马扎在你手上或是别的部位。

  “唔…你就是把老妈迷得半死的快斗啊…”女生双眼桃心地盯着快斗。【我第一次看魔术快斗的时候也是这么犯花痴的】

  “额呵呵…有什么事么…”本来对女生应该来一个绅士礼节的,可是这位大姐吓到他了,他对她实在没兴趣。

  嗯,这个女人,眼神,哇塞,这么犀利,哪有小侦探水汪汪的眼睛好看;嘴角还蜕皮了,还是小侦探粉粉的比较漂亮;这身材,简直抵不上小侦探的一半;要是这种女生算是美女的话,小侦探不成了天仙了?←快斗内心想法—

  “死开!”狠狠推开湛蓝子,快斗跑出房间,在刹那间关上门锁好,顺便找了把椅子堵在门口。

  现在《安娜贝尔》已经有了衍生电影,《招魂2》里登场的修女衍生电影定档2018年,就连客串的扭曲人也将推出独立电影了。温大师建立《招魂》宇宙的决心天地可鉴。

  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感觉体内快斗的手指抽了出来,还来不及喘口气,一道炽热狠狠地贯穿了身体,

  “啊…………”忍不住僵硬了身体,头向上扬起,连呼吸都带了疼痛,身体被撕裂的疼痛。

  已经顾不上羞耻和愤恨,柯南咬牙忍痛。快斗抱紧柯南的腰,身下毫不留情,力道强的几乎要把内道弄坏。腥甜的血的味道弥漫开来,柯南压抑着喘息,迷蒙的眼中透出一丝情‖欲,深沉凌烈。

  没有一丝一毫的快‖感,只有疼痛。闭着双眼,感觉下‖体的冲击,真的…好痛…

  “唔…小侦探…”睁开眼睛,快斗发现已经是晚上了。春‖药的药效已经过了,揉揉眼睛,快斗瞟到柯南。白皙的身体上全是青青紫紫的痕迹,长长的睫毛上挂着泪花。

  事情的经过如同放电影一样掠过脑海,快斗后悔地扶住额头—本来只是想想而已,谁知道变成真正的事情了。惨了…小侦探估计会讨厌他吧。

  “你…你不要过来!”顾不上下‖体的疼痛,柯南尽力把丝被盖到身上,企图遮掩一身的吻‖痕。

  “你…你是猪脑子啊!”知道了原因,恐惧和愤怒渐渐消失,柯南狠狠地一脚踢在快斗君的老二上…

  欢乐的两人就这么嘻嘻哈哈的闹开了…好吧,当然快斗君对柯南的血债又多了一笔。

  “啊!我一天没吃东西了!放我出去!”湛蓝子疯狂地拍门,你丫的她泡帅哥从来没有失败过,这次栽在自己最中意的极品美男手上了…

  “你娘的真应该在和你见面的时候送去警‖察局!”捂住稍稍一动就疼地要死的伤口,柯南忍不住直接爆粗口。

  “慢!”柯南拉住快斗的手:“我去算了,说不定你又被哪个下药,我可不想再来一次。”黑线。

  “既然小侦探对我这么好,我是不是要给点奖励呢?”快斗君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然后在柯南脸上偷了个香。

  “我知道小侦探有去哪那死人的能力,但是现在太不合适了吧!”快斗默默蹲在墙角种蘑菇…可怜,实在可怜。

  203号房间,也就是案发现场,一位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生跌坐在地上,褐色的头发垂落在双肩。她的面前横躺着一个男人,很显然,已经没气了。

  “不是下毒…从脖子上的痕迹看来,是被用类似钓鱼线的东西给勒死了。”娴熟地找来一双手套【不要问我是怎么来的】,柯南担任验尸官的工作。

  说起来,松本润上一次离开队友们独自主演电影《向阳处的她》,也是四年前的事情了。过去曾经凭借《花样男子》()犀利额以及《失恋巧克力职人》等作品俘获众多女粉丝芳心的他,这一次演绎了岛本理生纯爱小说改编的《爱,不由自主》。

  “没有。”柯南抬起头来,结果,刚刚那个看起来很害怕的女生就向他扑过来—“哇塞好卡哇伊!”

  “把你放在小侦探腰上的咸猪手拿开!”快斗吃干醋了,指着那个女生就大吼。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世界上怎么有【正太控】这种生物。

  女生真是一种奇怪的物体,刚刚还怕得要死,现在,完全没有怕的样子!←柯南内心想法。

  原来柯南拥有治愈害怕的神奇能力!当然,前提是因为他太可爱了,连小离我都忍不住要犯花痴。【喂喂,色女,泥垢了】

  “哦,哦,好…”蔚蓝子看似一脸慌张地走出门,柯南却反射性看到了她灰色眼睛里隐藏的笑意。